空中网高层解读07Q2财报:Q3无线业务营收将持平 分众传媒第一季度净利润2050万美元 同比扭亏 分众传媒总经理杨德毅辞去一切职务 分众一季度同比扭亏 盘后交易涨1.27% 分众传媒二季度净利润4280万美元 同比上涨69% 分众传媒发布二季度财报 盘后股价大涨6.66% 分众传媒财务副总裁徐舸辞职 8月31日生效 分众传媒宣布扩大股票回购规模至4.5亿美元 分众传媒CEO江南春:10月推出7城市LBS互动广告 分众传媒Q3净利润6220万美元 同比减少44.8% 分众传媒发布三季度财报 盘后股价大涨14% 分众CEO江南春:明年广告涨价10%-15% 分众传媒第四季净利7540万美元 同比增长60% 详讯:分众传媒第一季度净营收1.25亿美元 分众传媒CEO江南春:第二季度将进行小规模收购 分众传媒一季度业绩超预期 盘后股价涨2.65% 快讯:分众传媒第一季度净营收1.25亿美元 详讯:分众传媒第二季度净利润2530万美元 分众传媒二季度财报会议实录 江南春答分析师问 大摩称分众传媒未来两年收入年增速将超20% 分众传媒第二季度扭亏为盈 股价盘后上涨2.48% 快讯:分众传媒二季度净利2530万美元 出售好耶致分众三季度营收下滑 分众传媒将影院广告划归核心业务 分众传媒今日公布三季度财报 盘后股价跌5.54% 分众传媒三季度净利润1.127亿美元 江南春:明年分众传媒楼宇框架广告涨价10% 分众传媒业绩未达分析师预期 盘后下跌4.70% 详讯:分众传媒Q3营收1.7亿美元净亏1.28亿美元 快讯:分众传媒第三季度净亏损1.276亿美元 详讯:分众传媒公布200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 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:将发力三四线城市广告 分众传媒周三开盘上涨10% 分众传媒公布四季度财报后次日股价下跌2.21% 大摩将分众传媒股票评级提高为增持 好耶管理层拟1330万美元收购公司38%股份 分众传媒公布09年四季度财报 盘后股价涨6.74% 快讯:分众传媒09年四季度净亏损5250万美元 快讯:分众传媒第一季度净亏损5380万美元 分众传媒08Q1净亏5380万美元 盘后大跌11.66% 分众传媒2008年一季度财报 快讯:分众传媒08Q2总收入2.12亿美元 分众传媒二季度净利润3613万美元 分众传媒称第四季度广告业务将开始滑坡 分众传媒业绩及预期远低于市场预测 盘后暴跌 快讯:分众传媒08Q3总营收2.24亿美元 增63.7% 分众传媒第三季度总营收同比增长63.7% 分众07Q1业绩超预期 股价盘后涨3.74% 分众高层:研发卖场广告新模式 力挺好耶业务 江南春证实分众传媒已收购艾瑞
漂流瓶终于彻底拜拜 微信7.0.4新版体验
微信漂流瓶被玩坏了 聊聊漂流瓶里那些事
微信关闭漂流瓶 它曾经满足了我们对世界的好奇
微信暂停漂流瓶功能:对色情内容零容忍
[视频]惠普Chromebook x360 14 G1评测:搭载Chrome OS的商务变形本
特斯拉:北京客户可三年免息融资购车并免费租赁车牌
借贷宝:停止催收百名裸条女大学生 未满23岁将不得借贷
京东白条多地频现盗刷 消费者遭催收公司“逼债”
借款野蛮催收行为将被规范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
为规范网贷催收 上海互金协会发行业倡议书
腾讯解释为什么微信没有夜间模式 真相你相信吗?
一张发行8年的微信唱片:只收录了4首歌曲


漂流瓶终于彻底拜拜 微信7.0.4新版体验
微信漂流瓶被玩坏了 聊聊漂流瓶里那些事
微信关闭漂流瓶 它曾经满足了我们对世界的好奇
微信暂停漂流瓶功能:对色情内容零容忍
[视频]惠普Chromebook x360 14 G1评测:搭载Chrome OS的商务变形本
特斯拉:北京客户可三年免息融资购车并免费租赁车牌
借贷宝:停止催收百名裸条女大学生 未满23岁将不得借贷
京东白条多地频现盗刷 消费者遭催收公司“逼债”
借款野蛮催收行为将被规范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
为规范网贷催收 上海互金协会发行业倡议书
腾讯解释为什么微信没有夜间模式 真相你相信吗?
一张发行8年的微信唱片:只收录了4首歌曲


吴世春:股灾后烧钱型创业项目先被风投pass掉

当前位置: 艾金森 > 门户 > 新闻

点击量 14
编辑: 1   作者: 网易   时间: 2015/08/28 09:02:29  


【编者按】风投行业里,从某种角度看,天使轮投资可以说是风险最高的。天使投资人如何寻找、判断和决策优质项目?网易创业Club从本期起推出“天使来了”系列人物专访,采访国内外最为活跃的天使投资人,呈现最早期投资的观点和故事。本期采访的是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。

A股绿草如茵,中概股姹紫嫣红。股灾来了,甚至波及到了“大西洋帝国”。就在二级市场的灾民们还没算明白心理阴影面积时,一级市场的早期天使投资却已经悄然有了些许微妙变化。风起于青萍之末。就国内天使投资人如何看待股灾后的早期投资及创业环境,网易科技近日专访了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。

吴世春:1999年毕业于吉林大学,曾先后在华为、百度工作,后创立梅花天使创投,专注于互联网领域早期投资,投过的项目包括大掌门,唱吧,趣分期,蜜芽宝贝等。

文/王先

2015年夏末某个午后,北京三元桥凤凰置地广场,梅花天使创投办公室。

等待过程中,和记者隔着茶几,对面坐着一个T恤领口挂着太阳镜的年轻人,在整理着pre-A轮的投资协议。(该项目由吴世春投天使轮,按行业规则,项目融后面轮次时,前面所有股东都要在协议书上签名)起初以为记者也是创业者,年轻人一边理顺材料一边聊着并给记者打气:加油,好好聊!

送走了三拔创业者,等待结束,访谈开始。“每天这样大概要见十几拔儿人。”吴世春说。随后,进入正题:

“其实周期性的金融危机对于创业者来说,既是‘危’也是‘机’,融钱肯定比原来难。”吴世春觉得,机遇则来自这几个方面

首先,创业者浮躁度下降。

在市场泡沫疯狂时,人容易随着资本市场起舞:资本市场什么热,大家就一窝蜂地去做什么,既飘且虚。吴世春说:“从去年到今年上半年,中国培养出了很多’创业社会活动家’,在媒体曝光上花的时间比做产品还要多得多,在外面演讲的时候比在公司里坐的时间还要久。一堆符号性人物的出现,也是泡沫的一个标志。”而在经济危机的寒冬里,创业者的浮躁度则会相对大幅降温。

其次,所谓“资本寒冬”,正是好项目的“春天”。

吴世春在2009年(金融危机时)投资“大掌门”(玩蟹科技),这之后为他带来了千倍回报。“那时候项目的价格很便宜,创业者也比较务实,不为投机而来,是真的愿意和你一起做一番事情的人,目标也容易在寒冬中变得更清晰。而资本热闹的时候,项目总想靠烧钱来发展用户,去做大量PR,但结局往往并没什么用。”

此外,他也坦言,觉得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这类口号从某种维度来说并不符合科学规律。毕竟创业是少数人可以做的事情,如果鼓励所有人都去创业,本身也是对社会资源成本的极大浪费,况且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创业。

对早期天使投资来说,在这些方面的变动较明显:

首先,投资节奏下降。吴世春表示他并不否认各方面表现都证明这是一次金融危机,而整个行业的投资人心态也在发生急剧的变化:“从股灾前到股灾后,整个投资行业突然之间变冷了,C轮之后基本上没人出手,B轮就很谨慎很谨慎,A轮的话零星投,现在也开始传导到天使轮了,投资节奏全面在下降。”

其次,天使投资GP从LP处募资有可能会受到影响。

再次,下半年里创业项目的估值(从预期到性价)将普遍低于上半年。“上半年有些天使轮的项目都到了三五千万的估值,而去年年底这种项目的估值还在一千五百万左右,今年至少涨了一倍。”社会中天使基金骤然增多,很多大VC也向早期走(比如某些此前做B轮的基金都开始投早期项目),加上媒体爆炒,风投哄抢早期项目令天使轮的估值受到很大影响。

吴世春对网易科技表示,天使轮同样阶段、同样质量的项目,国内要比硅谷更贵,而国内经济和科技却显然并没有达到美国的程度,这已经是泡沫的征兆——简直可以称得上疯狂。大家冷一冷是好事。

最后,作为分散风险重要方式的“天使合投”项目比例增高。

天使投资有可能怎样调整投资节奏:

对O2O领域,吴世春下注不少,包括此前投资过的趣分期、蜜芽宝贝、美丽说等如今受关注较高的企业。就在不久前,他公开表示,去年投资O2O领域还有些机会,但在今年风口则在慢慢关闭。

那么经济危机,是否会对例如O2O模式这类(早期烧钱圈用户)创业企业影响更大?

“肯定会。资本市场遇到资本寒冬的时候,肯定会首先把烧钱型的项目先pass掉。像年初很多O2O模式的项目,我觉得可能已经进入了比较尴尬的境地——原来资本市场的一些逻辑就行不通了,比如烧钱拉用户把订单量做好看,然后拿下一轮融资继续烧下,循环下去。这种模式在寒冬中不可行。”

不过从另一个角度,吴世春觉得下半年里创业企业获取用户的成本反而会降低,逻辑是:在经济危机中,广告的单价是下降的。相较于上半年,下半年里获取一个App用户的成本可能会下降30%—50%。

他认为下半年国内的天使投资无论在投资数量还是投资金额方面,都会有一个明显的大滑坡,项目在估值上的滑坡也会很明显,年底80%的O2O模式创业企业都会倒闭。目前自己更看好B2B类的企业服务领域,包括金融及泛金融领域的机会也较大。

所以接下来,吴世春建议创业者需要回归创业本质,2B的业务要能真正改善一个行业的效率,2C的项目要确实能够给用户创造价值。开源节流,融资小跑快跑,能拿钱则拿,不要纠结于高估值,其实没什么用。“毕竟拿不到钱还是很难渡过从0到1阶段。”

天使投资没有所谓的方法论,即便有,也是一种动态进化的。吴世春认为,在这样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,人永远需要不断地改进自己的认知。“比如上半年和下半年的投资理念是不一样的,在股灾前和股灾后的估值模式也不一样,关注的投资领域更不一样。”

访谈结束后,天使创投空间里,年轻人还在继续进来。

创业,终究是一件猜得着开头却猜不着结局的故事。